泰仁律师助小区业主打赢“民宿”驱逐战
时间:2018/12/25来源:泰仁律师事务所浏览:13193次


【案情简介】

成都某高档小区,二手房均价3万左右,物业费每个月为4.6元/平方米,均为精装修房,主打高端人群居住。罗女士,正是此小区业主,含辛忍苦多年,为了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怎知从2017年5月份开始,罗女士发现,小区出入的陌生面孔非常多,三五成群,噪音如雷贯耳,行为举止粗鲁。有好几次,在电梯中相遇,3岁的女儿被吓哭了。这样的情况,不是一次两次,邻居王女士儿子经常问到:“小区是不是进来了‘坏叔叔’”。

后来经小区物业经理陈先生多番调查了解到,租赁合同并未在物业备案,刚交的新房的确被业主通过民宿租赁公司租出去,摇身变成了“民宿”对外揽客,客流不断生意火爆。

“住宅小区不是民宿更不是酒店?”“陌生人自由出入,小区安全如何保障?” 事情就像病毒一样漫延,5月底,以罗女士、王女士、陈先生等业主为代表,联合小区三百余户业主及居民并委托四川泰仁律师事务所李建宏律师发起了一场将近两个月“驱逐战”。

“驱逐战”声势浩荡,迅速传播开来,并在业主群引发了极大的反弹。随后,陈先生带领物业启动相应措施,首先,对于无法核实和没有核实的外来人员不得入内;其次,断水、断电,这令民宿租赁公司及出租业主和小区物业及其他业主面面相觑,直接对立。当然,引起了租赁公司的不满。6月22日,第一次正面冲突,租赁公司带了一帮外来人员,突击小区物业,试图用武力解决问题,小区安保因此受轻伤。

【泰仁律师介入

为何小区开民宿能引发这么大的反弹?在李建宏律师的观察中,不外乎三个原因,一是,小区开民宿影响邻居正常休息。二是,民宿不具备特种行业以及身份登记管理制度,有安全隐患。三是占用了小区业主的公共资源。“正常的一家三五人,改成民宿后可能住进去了十个人。”李建宏律师说,人员频繁地流动,带来了垃圾污染及消防安全隐患,也降低了其他业主居住的生活质量。
       事已至此,冲突恶化对于解决事情并无益处,为了让事情缓和、平静的处理,在冲突发生后第二天,李建宏律师代理物业、居民和租赁公司准备首次正式的协商。
       协商当天,业主来了百余人,在一个多小时的拉锯中,租赁公司同意和出租房屋的9户业主解约。各方在协议书上签字,并且约定在7月15日前租赁公司全面退出小区。 但是,依据协议条款,谁先提出解约,谁要负违约责任。因此,租赁公司提出,退出可以,但是必须由物业和业主出面,去跟业主谈条件,免除解约责任。 
李建宏律师在协商调解整个案件过程中,发现整个九家租赁房屋的业主均未露面,李建宏律师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点在于9户租赁房屋的业主,成功说服业主解约,免除双方的违约责任,案件就能迎刃而解。
       然而,好事多磨,平时9户人家基本不住在小区,所以很难碰到。李建宏律师安排王女士时不时入户敲门,看能不能碰到运气,找机会跟对方深入交谈。为了能让居民能清楚地了解到这件事情的潜在威胁有多大,李建宏律师从法制、居民人身、财产安全、居住环境、公共资源等各个领域给大家普及,很多热心业主都加入“宣讲”队伍,陈先生将宣讲的内容打印出文本,从物业管理上发送给居民阅读了解,并讲解过往成都周边发生的危险案例,希望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僵局不是一触即破,三番五次的沟通,总算第一户业主同意解约,僵局渐渐被打破。
      6月27日,9户业主中第一户同意解约,其他业主也开始动摇,很快剩下的7户业主心悦诚服,纷纷同意解约。距离7月15日的最后期限还剩余一周时,还有最后一户迟迟不同意。李建宏律师:“如果协商再不成,只能走法律程序了。”7月初,李建宏律师向拒不解约的房屋业主寄发了律师函,并坦言现有的法律条文并没有关于民宿经营管理的明确规定。但可以参照《物权法》,以侵害相邻权起诉,希望对方排除妨害、消除危害,但这只是一种行为上的判决,在执行层面相对较难。所以无论是发律师函或者是提起诉讼,都是一种协商和谈判的手段。
       7月15日最后期限来临之际,迫于重重压力,是否要提起诉讼,真正进入法律层面,正在众人踌躇不展时,李建宏律师收到消息,经过大家的努力,最后一户业主承诺解约收回租给租赁公司的房子,免除违约责任。
       截止,小区9间民宿已经全部在各大网络平台上下线。


[ 此案件被各大媒体报道 ]




相关案例